BIS:宽松货币时代结束 市场震动将接踵而来

  国际清算银行(BIS)上周日表示,投资者正在适应货币环境收紧和经济转向低迷的威胁,近期全球金融市场出现的急剧下跌可能只是序幕,更多的市场动荡将随之而来。

今年市况艰难,欧洲和亚洲股市大跌,就连经历了十年牛市的美国股市最近也回吐了年内涨幅,跌至2018年初水准以下。随着争端言论升级,且各家央行收紧政策或准备撤出危机时期采取的刺激计划,第四季投资者对全球和美国经济的担忧加剧。

  今年市况艰难,欧洲和亚洲股市大跌,就连经历了十年牛市的美国股市最近也回吐了年内涨幅,跌至2018年初水准以下。随着争端言论升级,且各家央行收紧政策或准备撤出危机时期采取的刺激计划,第四季投资者对全球和美国经济的担忧加剧。

  “我们在本季度看到的市场紧张情形不是孤立事件,”BIS的货币和经济部门负责人Claudio Borio说。

  Borio在BIS的季度评估报告中补充道,货币“政策正常化势必具有挑战性,特别是考虑到紧张局势和政治不确定性”。

  全球经济面临的诸多挑战中,Borio列出了通胀上升的可能性、在过度紧绷的市场中美国低评级企业债的“乌云”,以及欧洲银行业的疲弱。

  国际清算银行是世界各国央行的合作组织,该银行的报告被视为其季度闭门会议背后思维的信号。

  最近几周,美国短天期公债收益率短暂上涨到高于中期公债收益率的水准,即“收益率曲线倒挂”的现象。这是经济衰退相当可靠的前兆,收益率倒挂进一步吓坏了投资者。

  然而国际清算银行表示,比起收益率曲线,研究金融周期的状况更能找出经济衰退风险。

  Borio、Mathias Drehmann和Dora Xia表示,他们的研究发现,1980年代初期以来,经济衰退通常会跟随金融荣景而来,而非重大的货币紧缩。

  但他们没有将他们的研究成果套用于目前的情况,以衡量未来几年经济衰退的风险。

  美元融资紧缩

  美国利率不断上升,也可能会压缩美元的供应;美元是全球主要融资货币。但国际清算银行表示,金融业有能力在美国境外筹集美元资金,可以降低这种风险。

  国际清算银行研究显示,美国以外的银行扩大在当地境内、而非美国筹集美元,其美元负债有超过五成是挂在国内帐上,远高于在2008至2009年金融危机前的水平。

  由于这一转变,截至2018年6月底非美资银行资产负债表中的美元负债为12.8万亿美元,较2009年底增加20%。

  I?aki Aldasoro和Torsten Ehlers的研究发现,非美资银行跨境美元融资的增长突出表明,全球央行能够在危机时期提供美元流动性。跨境融资系指银行向他国投资者借款。

  BIS还认为,发展中国家的银行在全球跨境放贷活动中所占比重目前超过12%,大大高于2008年中期的约3%,因这些银行大举增加向新兴市场企业的放贷。

  BIS补充说,在许多国家,企业和非银行金融机构有超过半数的跨境借款是依靠其它新兴市场的贷款机构提供资金的。

  贸易战

  国际清算银行指出,全球投资者关注的另一个问题是美中贸易冲突和2019年的经济前景。

  上周五,中国公布的弱于预期的数据令金融市场感到不安,投资者越来越担心未来几个月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表现。

  12月1日在阿根廷共进晚餐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习近平主席同意在2019年前90天减少贸易关税的影响。

  但是,外部观察人士对华盛顿和北京在这个时间框架内同意达成全面贸易协议的前景持怀疑态度。